四川铁骑力士实业有限公司

专访丨雷文勇:把乡村振兴纳入企业战略中,看见农民的微笑

分享到: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发表重要讲话时提到:在百年奋斗历程中,中国共产党始终把统一战线摆在重要位置,不断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最大限度凝聚起共同奋斗的力量。


为此,四川省委统战部和中国新闻社四川分社联合开展“百名统战人说统战事”活动,深入挖掘四川省百余名党外代表人士和统战干部亲历亲见亲闻的统战史实、同心故事。



上世纪90年代,28岁的雷文勇,迎着改革的春风下海创办铁骑力士,30年后,铁骑力士已是中国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每年经营收入超过上百亿元。


日前,中国新闻社对铁骑力士集团董事长雷文勇进行了专访,用影像语言和镜头前的讲述,去还原跨越30年的故事。


以下为专访全文



中国新闻社:您当时是如何创业的?创立公司之前您在做什么?

雷文勇:我当时是在绵阳粮食局的饲料公司当技术科长,1992年小平同志南巡讲话以后,我就下海找了几个朋友,2个司机,2个小姑娘,1个小青年,5个人就开始创立了饲料公司。


中国新闻社:1992确立铁骑力士这个名字时,它的背后有没有什么寓意?

雷文勇:我当时想在名字中赋予“铁哥们”的内涵,因为和我一同创业的人,大多都是直接打破“铁饭碗”,二话不说就跟我走的。但铁哥们江湖气太浓了,所以我后来就取名为“铁骑力士”。


中国新闻社:咱们企业其实一直深耕农牧业这样一个领域,您能不能分享一下企业发展历程的重要节点?

雷文勇:其实我们应该说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是饲料型的企业,第二个是农牧型的企业,现在是作为一个科技食品公司,经历了这样三个阶段。每一个10年阶段,我们都实现了产业的升级。


中国新闻社:做饲料咱们是做了多少年?现在确立转型成为一个科技食品公司,是从哪一年开始?

雷文勇:1992年到2001年都是完完整整的属于一个饲料公司,我们从2001年开始转型,进军圣迪乐鸡蛋,养猪养鸭。

铁骑力士发展的主旋律是科技,我当时也是作为技术人员下海,所以铁骑力士第一个的首字母是 “T”字,“Tech”就代表我们对技术的重视,1996年,我们就提出了“科技是我们的命根子,产品就是人品,我们用匠心追求产品的完美和个性”这样的质量方针。铁骑力士商业的基本逻辑就是一个技术型公司,所以1997年我以副总经理冯光德的名字建立了中国行业内唯一一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实验室。


中国新闻社:作为一家农牧业领域的企业,其实科技还是我们的第一生产力,我们科技的研发有没有说对国内行业起到推动作用?

雷文勇:我们1996年就提出了精准营养这样的一个概念,这一理论的提出,对我们行业的推动还是蛮大的,二是圣迪乐鸡蛋的诞生,标志着我们把一个农副产品变成了一个快消品,而且是有品牌的快消品。另外我们的川藏黑猪和天府肉猪配套系,是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生猪品种,这个应该说为我们中国人拥有自己的生猪自主知识产权奠定了基础。


中国新闻社:您说的精准营养这个概念能不能再给我们讲解一下?

雷文勇:精准营养就好比跳伞一样,有的人一下跳进了足球场,但是我们就更加精准的跳到了一个10米或者说一米当中的圈子里,让它更加精准。


中国新闻社:刚才您也提到了川藏黑猪、天府肉猪这两个品牌。其实我们说中国的就种猪这个问题一直这么多年都备受关注,你对种业是命根子这个问题怎么看?

雷文勇:我觉得中国人要真正的拥有我们的核心技术,拥有“芯片”,我们也一直致力于在种猪、种鸭方面,投入资金和技术。


中国新闻社:您能不能讲一讲咱们这两个拳头产品,川藏黑猪和天府肉猪它这个品种是怎么培育的?经历一个怎样的流程?

雷文勇:这个品种聚合了我们中国自己的梅花猪、藏猪等品种,再加上国外的巴克夏猪等种猪基因进行综合,在经历15年到20年的培育后,达到了适合中国人养殖和中国人口感风味的最佳组合。因为中国的养殖环境和国外还是有一定的差异,包括我们的资源、饲养的习惯,另外一个中国人特别重视风味,中国人对风味的要求特别高,比如说我们四川的回锅肉,洋猪肉是炒不出这样风味的。


中国新闻社:这两年也在提乡村脱贫攻坚,咱们企业在脱贫攻坚方面,我们了解到在凉山,还有绵阳一带都有这样的布局,您能不能讲一讲脱贫攻坚中的故事?

雷文勇:我们要心系农民情系农民命系农民,我们和农民实际上是一个鱼和水的关系,水里可以没有鱼,但鱼一定要依靠水。所以我们一直在乡村振兴的战略中尽我们的一份力,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用技术,用产业的优势来带动老百姓的增收。

我们的“三笑”中提出了看见农民的微笑,就是与农民一起共同来构建中国式的现代化畜牧业。我们建立了喜德模式,并且在凉山的惠东、惠理,绵阳的三台,广元,以及在黑龙江、贵州、江西、云南等地都让这个模式得以复制。


中国新闻社:我们在扶贫的过程中也开发了一些比较创新的模式,这个模式是怎样的?

雷文勇:我们的一个典型模式就是“1211”生猪代养模式,这个模式简单来说,就是给千家万户的农民建立一个利益的共同体,我们给他提供技术,提供渠道,让他们不离开土地就能实现增收。


中国新闻社:在这个模式下,咱们也是通过产业带动他们增收,我们具体是怎么帮助他们?

雷文勇:比如说凉山的彝族同胞,我们给他提供猪苗,提供技术,提供饲料,提供圈舍,让他学会养殖的技术。那么他按照我们的标准化,对猪场进行全封闭式的流程化管理,最终给我们提供高质量的产品。


中国新闻社:我们跟凉山合作的规模是怎么样的?

雷文勇:我们合作的规模大概是一百万头猪。政府、企业、农户三方联动,我觉得这个模式是真正的赋能了凉山的产业,真正的带动了老百姓增收。


中国新闻社:咱们这个项目开始之前,您有没有亲自去凉山去考察过?

雷文勇:我去了很多次喜德考察,和我们的老百姓一同来交流和选择这种合作的方式,包括我们的激励机制,利益机制的设计。同时我们还建立了培训中心,也就是新农人讲习所,我自己也会去给农户讲课,给他们传授知识。


中国新闻社:您当时去那边之后,您觉得他们贫穷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雷文勇我觉得贫穷最主要的原因是两个,一个是观念的落后,二是缺少真正有效的整体解决方案,商业模式的构建,这两个是关键因素。


中国新闻社:咱们现在虽然说脱贫攻坚结束了,您觉得在那边帮他们创立的这些产业现在运营的怎么样?

雷文勇:我们现在实现了3“意”,第一个是让农户满意,第二个让政府满意,另外,我们企业通过这种商业模式也得到了发展,我们自己也满意。


中国新闻社:在凉山的脱贫攻坚中有没有一件事情可能是一件小事,让您印象特别深刻的?

雷文勇:有一个彝族同胞,也是我们的代养户叫吉克阿宏。他当时在在四川省工商联联合铁骑力士共同打造的乡村振兴实验室揭牌仪式会上,说了一句让我记忆尤深的话,他说,“铁骑力士比我的父母还亲”。

他为什么说这一句话呢?他是喜德县的一个农民。2019年开始,他就和我们合作,建了一个年出栏2000头生猪的代养场。一年多下来,仅他一家代养场就卖出2000多头肥猪,纯利润达到40多万元。现在不仅翻新了自家房子,还买了小轿车。而过去,他们一家的收入还不到3万。

但他说这句话让我特别感动的地方在于,他让我意识到我们不仅仅是给他提供了技术,让他致富,同时让他感受到了一个全社会的关心和民族之间的大团结。也因此,我们企业被国务院评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集体,受到国家表彰。


中国新闻社:现在国家又开始开启乡村振兴,咱们企业服务乡村振兴又有什么计划?

雷文勇:我们把乡村振兴计划纳入了我们企业的发展战略中来,我们集团现在的战略支撑,一是用科技引领,建立一个数字科技的公司,第二就是把社会责任和乡村振兴作为了我们品牌战略发展的一条主线。我们未来会以构建优食谷这种模式,以建立共同富裕的目标,作为我们未来的十年当中的一个战略。


中国新闻社:其实咱们作为农牧业企业,跟乡村振兴跟农村去结合的是非常紧密的,我们这边有没有一些项目,比如说帮他们培养产业人才之类的?

雷文勇:我们建立了新农人讲习所,另外,我们在大凉山、绵阳三台建立优食谷,我们不仅仅是把前端的农户连接起来,给我们提供优质的食材,我们还把一部分中小型企业纳入到我们的产业链中,让他们与我们共同成长,用我们的技术、渠道、品牌,共同给消费者提供最安全、最好的食材,以此形成一个共同富裕的全产业链的价值优势。


中国新闻社:您是怎么看待农牧企业科技创新的?

雷文勇:科技创新的一个本质就是要解决突出的问题,用国际上的高标准来衡量我们的技术成果。一是在科技上要敢投入,大量的资金投入,二在精力上投入,创立科技的创新氛围。所以我所定义的铁骑力士,就是一个拥有创新氛围的公司,充满了活力,有动力的一个公司。


中国新闻社:从1992年到现在,铁骑力士成立有30年了。30年来,您如果说梳理一下我们的科技创新成果,您可以举例吗?

雷文勇:我觉得最大的一个科技成果就是我们1997年建立冯光德实验室。我们公司今天成为了百亿企业,如果说要寻找核心的动力,有两个因素,一是技术,二是人才,也可以说科技人才的引领带动了全集团的人才发展。


中国新闻社:您怎么看待民营企业家的这种社会责任?

雷文勇:我觉得不仅是民营企业家,在这个社会当中,每一个人要吃井不忘挖井人。我们民营企业今天的发展还是小富在人,大富在天,这个“天”就是我们跟上了好的时代,跟上了一个好的党的政策,那么我们得到发展的同时,我们一定要回馈社会,来继续推动社会的发展。我想这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尽的一份基本责任。